易博

易博邵涵点点头,习惯性地翻身背对着爻森睡了——面对爻森睡觉他有些睡不着。邵涵正困着,本以为很快就可以入睡做个好梦,半梦半醒间,他感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腰上。白悦:“……”王宇锡:……爻森贴近他,轻声在邵涵耳边低笑着说:“……手痒。”爻森:“困了就睡吧。”爻森:“你后天几点的高铁?”“下午两点。”淼淼飞快地奔着小腿朝着爻森跑过来,爻森一只手把它挽起来,走进厨房在它的碗里倒了点狗粮,邵涵也走过来靠在一边看淼淼吃东西。爻森轻轻地把手臂放在了邵涵腰上,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,邵涵身体僵了一下,最后也没什么反应。爻森心里偷笑,将邵涵搂紧之后也不再动了,心想虽然开荤开不成,但闻闻肉香还是可以的。这话说者有心听者无心,除了早就看出队长对邵副队长心思不同的周子寓隐约能感觉出来,群里剩下诸位直男并不觉得王宇锡这句话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地方。

易博白悦:“……”爻森随便回了几句,以不让他打扰自己和邵涵同床共枕的时间为由把王宇锡打发了。邵涵已经盖着被子躺下了,只露出半张脸和眼睛看着他。爻森:只是躺躺而已,不干别的半个多小时后,爻森看邵涵侧身躺着一动也没动,忍不住悄悄靠了过去,低声道:“邵涵,你睡着了吗?”爻森贴近他,轻声在邵涵耳边低笑着说:“……手痒。”半晌,白悦才试探道:“你们不觉得……他俩关系好过头了吗?”

易博爻森喊道:“淼淼,过来。”爻森:躺在一张床上他重新对群里道:“是,我俩卿卿我我呢,我要和邵涵出去遛狗了,回聊。”“下午两点。”爻森起身走到楼梯边,答应道:“怎么了?”爻森:只是躺躺而已,不干别的爻森轻轻地把手臂放在了邵涵腰上,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,邵涵身体僵了一下,最后也没什么反应。爻森心里偷笑,将邵涵搂紧之后也不再动了,心想虽然开荤开不成,但闻闻肉香还是可以的。半个多小时后,爻森看邵涵侧身躺着一动也没动,忍不住悄悄靠了过去,低声道:“邵涵,你睡着了吗?”爻森心里舍不得,站起身在邵涵耳畔轻轻落下一个吻,低声笑道:“那你这两天要好好陪着我。”

“爻森……”邵涵的声音在被子里有些闷闷的,“如果我抢了你的被子你直接扯回去就行。”

上一篇:苦肃:到2020年真现“墟降舞台”齐包围

下一篇:北京大年夜雾洋溢致京哈六环路等启闭 傍早有降雨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